三、现代京剧突破了传统的表演程式

京剧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戏剧代表,蕴含着清雅、婉约、含蓄、神凝、自然、中正平和的中华民族艺术风格。9月25、26日将在海口人大会堂表演的相约天海海派京剧艺术晚会无疑会是一场弘扬国粹和唱响海南的演出。届时,杨派青年老生名角李军将亮相椰城,海南戏迷将大饱耳福。

剧本内容反映剧作家的思想意识。1964年我看过一个《盗御马》新版剧本,窦尔敦的唱词:
将酒宴摆至在分金亭上, 我与那众贤弟叙一叙衷肠。 窦尔敦在绿林谁不尊仰!
河间府为寨主坐地分赃。
……这就有问题了,我用红字标出有问题的句子。后来又见一剧本改成了聚义厅和除暴安良。思想大有进步,内容大大健康。又比如《霸王别姬》南梆子唱段,梅先生唱的是:
看大王在帐中和衣睡稳, 我这里出帐外且散愁情。 轻移步走向前荒郊站定,
猛抬头见碧落月色清明。 适听得众兵丁纷纷议论,
口声声露出那离散之情。这个那字不好,显然是说书人的局外评语。而虞姬是局外人吗?我又听得梅二代、梅三代唱的是:
口声声露出了离散之情仅一字之差意思大不一样,这才符合虞姬的身份。

李军对南海网记者说,作为京剧演员,虽然他工杨派,但对于20世纪30年代最负盛名的京剧四大须生马连良、谭富英、杨宝森、奚啸伯的艺术造诣,他觉得自己还是远远不够前辈大家的高度。对于此次海南之行,李军表示这将是海口建设阳光、娱乐、品味之城的很好展示,对海派京剧艺术魅力来说也将是一次很好的融合机会。

浅谈京剧的改革与发展 南京大学历史系博士生导师 华涛福建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陈达生天津外国语大学退休干部 田振德 天津外国语大学退休干部
史春英山西太原 企业退休干部 王满琴上海外国语大学终身教授 蔡伟良北京市
企业退休干部 郑玉才北京市 企业退休干部 姚文娟北京市 企业干部
赵守堂北京市企业终身不退休干部赵成忠北京市国家外文局副局长
郭晓勇北京市新华社 高级记者
李建忠新华通讯社中东分社副社长康长兴北京市新华社 高级记者
拱振喜乌鲁木齐市高中数学教师 李景强

对于很多京剧迷来说,对李军表演的剧目,《汉宫惊魂》、《失空斩》、《四郎探母《击鼓骂曹》、《乌盆记》等当是如数家珍。对新编京剧,李军更是不遗余力,一大批新编剧目如《野猪林》、《白蛇传》、现代京剧《沙家浜》、《智取威虎山》、新编历史京剧《郑板桥》、新编神话京剧《宝莲灯》、现代京剧《热血悲情》、现代京剧《生死界》等等更获得戏迷叫好。

一、舞台布景 道具陈设

作为国家一级演员李军,专工余派、杨派老生。扎实的基本功,较好的嗓音条件,动听的唱腔、清晰的吐字,让他曾获全国中青年京剧演员电视大奖赛最佳表演奖、梅兰芳金奖大赛(生角组)金奖、全国京剧优秀青年演员评比展演荣誉奖。

1、《沙家浜》的阳澄湖背景动静相宜,郭建光一出场,撑着小船的运动场景设计很美,沙奶奶的家、春来茶馆、芦荡深处、刁德一家,奔袭场景,都有电影画面的效果。2、《智取威虎山》的深山老林深处,小分队指挥所、李勇奇的家、威虎厅面貌。都是传统京剧无法比较的。

四、剧本创作

二、唱腔设计 音乐革新

现代京剧的好处还在于它突破了传统京剧的表演程式,使舞台艺术更加贴近现实,贴近生活。古代的人究竟怎样说话。怎样的待人接物方式方法,没有音像资料可供参照,人们只能想象创作,合理发挥。清朝的人创造了那一套表演程式,韵白叙述,中州韵湖广音吐字有入声,尖团字异样的口型,现代人听起来觉得别致。古代题材的影视作品就不受它的拘束,一律普通话,现代京剧也改革得好,表演自然不做作。现代京剧没有行当的明显区别,符合实际。比如传统戏里的小生,发声就不符合实际,你看社会上的青年男子,十八九二十几岁,与四五十岁的男子发声没有多大的区别,现代戏里的小青年,比如沙四龙、韩小强的念唱与郭建光、马洪亮一般发声。并不刻意表现年轻人的稚嫩声音,是符合实际的。三国戏里的周瑜是小生,历史上的周瑜比诸葛亮还大九岁,可是戏剧里的周瑜因为心胸狭隘,被塑造成了小生的形象,而诸葛亮足智多谋经验老练,被塑造成了老生的形象。我们认为京剧需要改革,既有的传统剧目如果再上演可按原样演出,新编的古装剧目,应该突破行当限制,如同古装影视剧一样。用京剧演出,三国剧目里的曹操。参考鲍国安扮演的形象为最好。上海京剧团新编历史剧《曹操与杨修》,不敢突破,观众能接受《群英会》里的曹操,未必能接受新编剧目《曹操与杨修》里的曹操。新编京剧《沙桥饯别》里的李世民,就与影视剧里的唐太宗很相似,效果很好,有大胆的突破。新编剧目清朝戏一律清代服装就很符合实际,而《连环套》、《坐寨盗马》里的窦尔墩等人的装束。可能是因该剧产生在清朝,不敢着清装,怕犯了忌讳,今后保持传统不变情有可原,新编剧目切不可循规蹈矩。还有老生髯口。应一律拿掉,舞台道具改变一桌一椅的简单模式。洗净花脸,摘掉髯口,保留声腔,因为现实中有瓮声瓮气大嗓门高声洪亮的人,总之,现实中没有什么就去掉什么,有什么就保留什么。还有以马鞭当作马匹的表演模式可以保留,原花脸行当的护食,哇呀呀等可以保留。新编剧目里,武将的大靠,尤其是颈后的旗子应一律去掉,装束如同影视剧里的武将一样,铠甲采用细纹厚帆布制作,舞台形象有历史的真实感,《三国》戏里的周瑜、吕布应该唱老生,没有髯口。《白门楼》里的吕布不应该有皇家气势,与历史不符。如果这样一改,观众就会大增,京剧改革没有现成的规定模式,一切服从观众的心理需要,切不可抱残守缺,违反观众欣赏的心理规律。使京剧焕发青春,跟上时代的步伐。

每个唱段的音乐旋律都体现了时代的特色,①
《沙家浜》朝霞映在阳澄湖上、风声紧雨意浓天低云暗,②《智取威虎山》朔风吹林涛吼峡谷震荡、穿林海跨雪原气冲霄汉,③《杜鹃山》乱云飞等唱段的前奏曲子,不是任何传统京剧的曲牌,却超越了所有的传统曲牌。旋律的时代感很强,音乐奏响,观众身临其境。这些唱段的唱腔同样也极其优美,经得住任何个时代的考验,历久弥新。传统京剧的许多唱段前奏也很优美。例如:
①将身儿来至在大街口《三家店》、②听他言吓得我心惊胆怕《捉放曹》、③一封书信到樊城《战樊城》、④店主东带过了黄骠马《秦琼卖马》、⑤齐湣王当年失国政《赠绨袍》、⑥昨夜晚吃酒醉和衣而卧《打渔杀家》等唱段的前奏,京胡响起,充满了古典音乐美。但是千篇一律,久听无新意。不如现代京剧变化多端,新意无限,互不重复。

京剧在我国已经有222年的历史,时至今日它已经深入人心,传遍九州,影响世界。吸引五大洲来华留学人员争相学习,趋之若鹜。虽然如此,我们也应该看到,它毕竟是产生于封建时代,表演的内容与形式带着陈旧的痕迹。新中国建国以来,以四大须生、四大名旦为代表的京剧进行了改革,融入了新的元素,注入了新的思想。最显著的是自上世纪六十年代的京剧变革,革命现代戏的相继上演,推出了一批内容新颖,思想健康,艺术高超,别具一格的现代京剧,如:《沙家浜》《红灯记》《智取威虎山》《杜鹃山》等。无论从舞台布景,道具陈设,唱腔设计,音乐革新,都别具风格,内容新颖。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