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不练,自己知道。两天不练师傅知道。三天不练,观众知道。练功,调嗓,是京剧演员每天必做的功课,而且这些功课在在京演员的几十年的从艺生涯中是不能间断的。尤其是对女演员来说,她所从事的是青春艺术。除了要求勤学苦练的同时,还要求京剧演员必须具备特别良好的先天条件才能具备角儿的起码要求。没有成为让人瞩目的角儿,也就意味着没有获得成功。这就是我所了解到的部分青年人认为从事京剧专业的门槛儿高的高处所在。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一个个“角儿”就是这样“炼”成的。否则,就是“祖师爷没给你这碗饭吃”,干脆改行做别的。所以,旧社会,但凡家境尚可,一般人家的孩子决不会去学戏。新中国成立后,艺人的地位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学艺成了一项对人生、对事业的追求,但学艺的苦是无法改变的,只是从艺者具有了艺术的自觉,甘愿吃苦,精益求精,加上教学更加科学、系统、综合,使京剧舞台上名角荟萃、众星耀目,但艺术家们常说的一句话还是:“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说明了基本功的重要和艺术功力的来之不易。

有一天他老爸得到两张赠券戏票,趁着周六就动员他一块去看《将相和》。因为在中学时学过《完璧归赵》这一课,也就欣然前往。他说,看着字幕能知道演员唱的是什么,说的是什么。而令他尴尬的是;观众会突然为演员的某个唱腔,某个动作,甚至是乐队的某个过门热烈鼓掌,而他自己却一脸的茫然。他只是知道肯定是因为演员、乐队的精彩表现而赢得掌声,可是到底怎么个精彩?他却一无所知。散戏后,归途中,他老爸饶有兴趣地给他讲了剧中老生、花脸演员唱得怎么个字正腔圆,怎么个有味儿,动作怎么个帅,要是看旦角戏又该怎样欣赏自那以后,这位大学生查阅了大量的有关京剧的的资料。他的心得是,京剧作为世界公认的三大表演体系之一,她独有的写意式的艺术表现形式实在是太深奥了!不仅生、旦、净、丑行当各有不同流派,而且虽然是演的同一个剧目,但是,各流派的唱腔、伴奏过门、头饰、服装颜色、花样以及道具等等也能体现各流派的特色,令人眼花缭乱。

戏曲如果是在广场进行露天演出,借助一下电声设备还情有可原,但在剧场或室内演出借助电声就太说不过去了。演员倒是省劲省力了,只是欺负了台下的观众,他们是为了欣赏艺术而来,却得不到真正的艺术享受。这种现象不仅京剧演出存在,别的艺术门类也有。笔者前不久观看了一台二胡独奏音乐会,竟也采用了电声,独奏者演奏中弦乐的细微表现丝毫听不出来,乐队的协奏也是大轰大嗡没有层次,这都是电声惹的祸,让音乐变成了噪音。

也有的年轻人在少儿时期看到电视上的少儿京剧赛,为参赛小选手精彩的表演所吸引,动了报考戏校学戏的念头。尚存有旧观念、或盼着孩子有更大出息的家长都持反对态度。有的面对已经学唱京剧兴趣强烈、甚至有些入迷、闹着要学戏的孩子,在家长劝说无效的情况下,为了打消孩子学戏的念头,就设法带着孩子到戏校参观、间接地感受同龄人是怎样龇牙咧嘴忍受压腿、扳褪、劈叉、下腰等等最基本的基本功训练时的疼痛。一般在蜜罐里长大的孩子都会被练功现场实况的第一道从事京剧专业的高门槛儿吓退。京剧专业专科、本科同一届的同学毕业后参加剧团工作、上台演出,工作两三年甚至更长一点的时间后,才能有极少数的几个业务技术全面,嗓子好,扮相好,个头儿好的同学被领导、同事、观众认可,成为角儿。
其他少数业务好一点儿的同班同学,能演个主要配角之外,一般的也只能演群众角色了。男生在青春期必定要经过倒仓期,确实也有不少男生没有过好倒仓期,嗓子就不听使唤了。对于要求全面、先天条件占有相当比重的京剧演员,没嗓子,就是一个天然缺憾。不想当元帅的士兵就不是好士兵之说,在讲求经济效益的市场经济环境中,拿破仑的这句被奉为经典的名言在讲求综合艺术,好花必须有绿叶衬托的京剧舞台上是不成立的。

这种现象如果长此以往,损害的还是艺术。无论是京剧表演还是音乐会,都是听觉的艺术。观众的耳朵是挑剔的,容不得半点作假。演员要凭实力立在舞台,不能靠花拳绣腿,否则艺术生命很难长久。什么时候,“京剧演出不用胸麦”这样的新闻绝了迹,艺术的天空才是晴朗的。如果科学技术的运用给艺术带来的不是促进而是损害,那是艺术的悲哀。

京剧观众老年化现象已十分严重。不论是从政府层面,专家层面,专业院团层面,甚至是人数众多的票友们都在为京剧观众后继乏人而忧虑。文化部门联手教育部门也出台了一些振兴京剧要从娃娃抓起,大力推进京剧进校园活动等措施。全国各大院团积极响应。他们在校园演出时,不仅组织了强大豪华的演员阵容,而且在演出前还由知名度较高的专家、演员为年轻的学生观众简单地讲解一些一桌二椅的运用,边做边示范常见的程式化动作,讲解这些动作表现的是什么意思,而后才开始演出。令人遗憾的是这些措施收效不甚乐观。

常去看戏的观众都知道,与其说是“看戏”不如说是“听戏”。有些戏,看过不止一遍,但会细细品味不同行当、不同流派的演员独具特色的演唱。就是同一流派,因每人的嗓音不同,味道也是不同。所以,京剧演出以及别的地方戏曲演出,都是不用电声的,否则,韵味全无。而演员的功力也面临剧场的考验,让坐在剧场最后一排的观众都能清晰地听到演唱,包括行腔吐字,这才能算得上是一位合格的演员。因此,京剧演出不用胸麦竟成了新闻,只能说明演员的基本功下降,或是在当下浮躁的社会空气里,不再重视基本功的训练。

这些大学生们坦率地告诉我,不仅从事京剧专业的门槛儿高,就是欣赏京剧的门槛儿也很高。

京剧作为国粹,两百多年来经一代代艺术家竭力传承,发扬光大,不仅在国内拥有广大戏迷,出国演出也倾倒过无数老外。凭的是什么?是好看的戏、好听的唱腔,而这一切,靠的是演员的真功夫、硬功夫。许多京剧前辈回忆他们学戏的经历,说起当时的苦,都禁不住掉泪。每天都是早晨迎着曙光、晚上顶着星星练声练功,练得一身骨头都快散了架也不能叫苦,稍有懈怠,轻者挨骂、重者挨打,还不许掉泪。就这样,练出一身过硬的“童子功”。

2、欣赏京剧的门槛儿也很高,很难吸引年轻人

近日,多家报纸报道了一条京剧演出的消息。本是一条寻常的文化讯息,之所以引起笔者关注,是因为很多报道都有这样的表述:“在演出中,全体演员将不借助胸麦扩音演唱,而是由演员通过自身实力将演唱的声音清晰、自然地传送给观众,以此展现当代优秀京剧演员的真正实力。”有报纸还以“京剧演员不用胸麦展实力”为标题。可见,京剧演出用胸麦并非个别现象,否则,不会出现这样的新闻。

一个大学生说,文革期间,他老爸在宣传队学唱过样板戏,对京剧产生了兴趣,闲暇之时也学一两段传统戏的唱段,慢慢地迷上了京剧。曾找过几个剧团退休的演员学过戏,算是个戏迷,也算是一个懂戏的观众。他老爸认为在剧场看名演员真人实景的演出,比看电视直播过瘾。久而久之,不仅能大概其的分辨出各流派的唱、念、做、打是否正宗,而且能分辨出某流派演员在演出中的细微的改变,为其改变得精彩而鼓掌叫好,为其改变的不理想而频频摇头。不仅回到家里打发感慨,第二天又在公园里与同好者圈内畅谈观后感,在戏友间展开热烈的的讨论。周而复始,乐此不疲。

许多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人从老人嘴里、报刊杂志、影视作品里,或口口相传的故事传说里得知;要从事京剧专业不仅必须具备良好的嗓音、个头、扮相,而且必须要唱、念、作、打全面发展。从十一、二岁进戏曲学校开始,学生就要经受非一般孩子能忍受的疼痛的打基础的基本功训练练功。而且是要经历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八年的苦练、学戏才能算是普通的大学毕业。不少家长和年轻人在影片《霸王别姬》里看到旧科班里孩子们所经历的近乎于残酷的训练,都不免为镜头所反映的情景频频咂舌伤叹。同时也印证了老人们所说八年坐科,如坐八年大狱之说。

我也曾在北京托某名牌大学的朋友帮我买某京剧院团在该校演出的戏票,在大学剧场里非常享受的看了几次高水平的演出。开演半个小时左右,就有一些学生安静地退场了。到演出结束时,学生大概只有开演时坐满剧场人数的六成左右了。这种安静的退场引起了我的注意。趁着又一次到大学看京剧演出的机会,我直接找中途退场的和在剧场外聊天、看中外影片宣传画及话剧、芭蕾舞等宣传画的大学生攀谈。直接地了解一下大学生们看京剧的感受以及对京剧发展的看法。他们首先肯定的是,京剧舞台演员的化妆,服饰,舞蹈,武打等,实在是太美了。对于戏中表现的一些历史故事,演绎,传说,诸如《龙凤呈祥》、《将相和》、《赵氏孤儿》、《西厢记》等戏的故事情节,他们是知道的。当问及对欣赏京剧以及京剧发展的看法时时,在他们的回答中,除了节奏太慢,唱词,念白听不懂等等而外,还有一些对京剧的欣赏、传承、发展的看法的角度颇具特点。作为酷爱京剧的老戏迷奔着青年人对欣赏京剧的看法这条线,结合自己平日的思考,在电脑上写下了这些文字。以期与喜爱京剧的朋友们共同探讨。

1、从事京剧专业的门槛儿很高,成功率低。

在电脑上写到这里,不由得伏案沉思;这位大学生的看法也许有些偏颇。我在由衷地认同80后、90后们是最辛苦的一代青年人,也由衷地认同他们确实没有更多的时间去学习如何欣赏京剧。那么,京剧观众的所谓断层始于何时?断层原因何在?也许,这是更深层次的问题了吧。

这位大学生介绍说;受父亲的影响,他也尽量抽空看央视戏曲频道播出的京剧和杂志、电脑里的相关文章,也把京剧和流行的表演艺术相比较,得出的结论是;京剧的表现形式不同于世界任何舞台艺术,被西方人誉为东方歌剧。京剧艺术作为国粹,是当之无愧的。京剧艺术确实是博大精深,同时也正因为如此,使得欣赏京剧的门槛儿也很高,因为,如何欣赏京剧本身就是一门学问。很难吸引在节奏极快的激烈竞争中打拼年轻人。他们需要节奏相对适应的文娱形式,也需要相对适应的节奏放松自己。这样,也就没有更多的时间去学习如何欣赏京剧,细嚼慢咽地品味京剧的美感了。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