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莎娱乐官方网站 1

  在中国二十世纪后半叶的美术发展历程中,罗尔纯先生是一位具有独特艺术个性和创作活力的艺术家。早在1983年,艾中信就认为他的油画作品
构图新颖、造型简洁、设色明丽、笔意大方,这些因素形成一种热情而又温润的韵致,给人舒畅怡悦的美感。罗尔纯还善于在色彩的和谐与对比中体现自己强烈的感情,而被著名美术评论家水天中称为当代中国油画的色彩大师。  一、罗尔纯作品中的纯粹性  罗尔纯艺术的突出特点之一是纯化了色彩这一油画造型语言。他的艺术汲取了西方现代艺术诸流派中的色彩精髓,诸如印象派的光色表现、塞尚的色彩塑形以及凡高的色彩表现主义意味等都在他的作品中有鲜明的印记。罗尔纯放弃印象派以来热衷的纯色对比而改用层次多变、复杂微妙的调和复色组织画面的色彩结构,同时以微妙的互补色使各种复色保持高明度、单纯响亮、明丽欢快的高调效果。罗尔纯个性色彩的标志之一是对黄色系的大胆使用。黄色具有明度最高但也最单薄、视觉效果最强烈但也最易燥的特点,然而,罗尔纯惯用大面积黄色作主色调,明度极高却层次丰厚,明亮醒目而又温厚润泽,其炉火纯青的色彩挥发使他赢得了色彩大师的美誉。  从作品看,色彩在罗尔纯油画中的一个突出功能是被用来塑造形体的体积,这一点与塞尚十分相似。无论在人物画还是风景画中,罗尔纯基本上是用色彩的冷暖对比而不是用素描关系来表现物体的体积。  如塞尚一般,在罗尔纯的油画作品中,色彩还扮演另一个角色每一个单独的笔触都是色彩组成的一部分,并且与整个画面的其他笔触联系紧密。在观看者的眼中每一笔颜色都被另一笔颜色所修饰,画面总是给人留下连续不断的色彩的印象。  罗尔纯作品中的色彩饱满、响亮,与富有韵律感的线条配合在一起,不但让人感觉到艺术家本人愉悦的心情,更让人联想起马蒂斯关于艺术是安乐椅的主张。只是,与马蒂斯安宁、平静的快乐不同,罗尔纯的快乐是热烈的、明快的、活泼泼体现着生命的本真状态,这一点在罗尔纯最近几年的新作中体现得尤为突出。
  二、罗尔纯作品中的表现性  罗尔纯回避古典绘画的光滑圆润,尤其厌恶没有个性的甜腻调子。他钟情于印象派之后的富有表现风格的作品。他认为艺术要进去,要表现对象和自己内在的心理和感受。罗尔纯曾说,在早期创作中,是乡土启发了他。《红土》这件作品画的是罗尔纯小时候住家对面山坡上的一块红土地。从取材家乡的《红土》、西双版纳的《生生息息》、新疆的《伊犁近郊》、到西藏的《高原盛会》,都是罗尔纯乡土观念的反映。2004年的东欧之行,成就了萨兹堡的《莫扎特的家乡》、《海滩上的女人和她的宠物》,《马路乐队》等,这些作品尽管取材异域,却都是带着一种类似乡土的感情意识去表现,马路乐队散发出来的音符和嘉陵江边船工的号子,从现实生活的角度讲没有本质的区别。  罗尔纯的作品尽管有着强烈的表现性,但与西方的表现主义并不完全相同。在他看来,带有书写性的自由地创作行为背后,隐含的本质还是在于寻找一种主体和客体之间关系的平衡点。在具象与变象间寻求最能表达自己独特感受而又能同观众沟通的视觉形态。事实上,他还是要把他所关注的对象刻画的像对象本身,只是改变了西方传统油画光源的明确的方向性,改为平光普照,减弱了形体上的明暗对比、取消投影、高光、反射光,加强色彩本身的明度和强度,消弱透视深度,增强形体轮廓棱角和画面构成意味,在对象性格特征允许的情况下适度变形,追求画面的略带装饰意味的形式构成。这种种追求让人不由得想起塞尚的艺术。
  阅读罗尔纯塑造的形体,不管处理得繁复还是简洁,其个性特征都非常鲜明,给人留下深刻印象。2007年,他创造了一批带有鲜明地域特征的少数民族人物形象,更关注对人物个性特征的塑造。他描绘的藏民,脸部刻画非常丰富,色彩、线条组合极其自由,明确响亮地将特定的对象和身份凸现出来,却控制着自己没有向完全夸张、抽象的方向演变,也克制着不去过分主观地表现自己的激情,而是介于主、客观之间的自由描绘,这大概是中国的表现性油画的一大特色。  在用色、用线、组织画面结构等方面,罗尔纯与西方的表现主义也有区别。他并不是完全依赖色彩的刺激,而是用强烈的色彩对比,制造一种视觉和心理效果,着重突出画面的整体气氛,营造出一种即醒目、响亮、欢快、明朗,又抒情、宁静、温文尔雅、诗意盎然的氛围。比如在《沙发上》、《栏杆》、《坐姿新疆妇女》中,罗尔纯把背景做为一个单纯的平面,人物在这个平整的表面上,从容地展示一种姿态、流露一种情绪。  三、
当代中国油画背景下的罗尔纯艺术  从中国油画近半个世纪的的发展历程看,特别是自80年代以来,中国油画不论是向超写实主义发展,还是向表现主义发展,还是向乡土写实发展,其共同的基础都是写实主义。这种写实主义渊源于欧洲古典写实主义和苏联社会主义写实主义两大脉络,其特点是对现实生活的密切关注,形象塑造严谨精细,格调沉厚大度。然而,这种写实主义也存在着明显的弱点,即对色彩的关注不够敏锐,对艺术家个性语言的表现不够重视,对艺术家个人风格的强调不够充分,这些都是普遍存在的状况。  比较西方现代美术的发展趋势和当代中国油画的现状,可以看到油画在艺术语言更新上的潜势表现在发掘艺术家感性特征的一面。然而,时至今日,尽管从西方舶来的油画在中国已经有将近一个世纪的发展历史,中国油画也在各种风格取向、图式创造上纷纷涌现出一批批优秀的艺术家,但就其整体而言,在色彩语言上真正有所建树的艺术家并不多见。正是出于这个原因,罗尔纯的作品在任何一个展览场合出现,都会引人刮目相看。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开始,罗尔纯在其艺术创作里,就开始了对形式美感这一问题的研究,他对形体的奇妙地夸张变形、略带中国画意味的线的运用、以及对黄色系的情有独钟的应用,都给人留下深刻的视觉印象。他的绘画艺术,真正突显了油画在色彩语言上所具有的独特魅力。  在西方绘画史上,色彩作为独立的造型语言得到真正的解放可以说是从印象主义开始的。印象主义画家们为了表现瞬间的光色印象开始使用分色技术并加以短小的笔触,在画面上造成五彩斑斓的光色效果。紧随其后的新印象主义更倾向于探讨色彩分解的科学性和逻辑性。而后印象主义画家,尤其是塞尚,既想保持印象主义的色彩成就又痴迷于取得画面的坚实结构,梦想用印象派的色彩来重画普桑的画(古典艺术坚实的形体结构)。他之所以能在这一两难境地中取得成功,很大程度上得力于用色彩而不是用明暗来塑造坚实的形体。紧随其后的野兽派、表现主义等现代主义诸流派,更是把色彩提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从而使色彩不再单纯是审美表现的手段而成为审美表现的目的,开辟了西方从古典到现代的艺术变革之路。  可以看出,自印象主义,后印象主义、野兽派直到表现主义诸流派,色彩的运用越来越单纯、浓烈、感性,趋于主观化,从而越来越具有视觉魅力。罗尔纯的色彩艺术,正是从西方现代艺术的这条脉络发展而来。  从吸收转化中国古典文化传统的角度看,最近几年的中国油画整体上造成一种趋势,使越来越多的艺术家逐渐不太关注色彩,仿佛走向反印象主义以来的色彩之旅。但是,从油画自身的特性来看,其真正具有独立个性之处,恰恰是它的色彩。而在罗尔纯的作品中,色彩饱满、响亮、丰富,并且由这种饱满、响亮、丰富的色彩构成一种充满生气、充满生命活力的整体视觉印象。正因为如此,罗尔纯的艺术才在中国油画整体的大背景上呈现出优势来。也正是在这样一个整体架构中,罗尔纯对艺术形式的探讨,对色彩语言的大胆运用,在中国当代油画史上具有了越来越重要的意义。

被誉为东方梵高的罗尔纯先生,在二十世纪后半期的中国美术发展历程中,是一位具有独特艺术个性与创作活力的艺术家,是一位不朽的大师。他在艺术领域中涉猎甚为广泛,善于汲取中外各流派之所长,并加以融会贯通、吸收转化,使之成为自己艺术创作的养料,最终成就了具有自我鲜明特点的绘画语言和风格。

2008年6月于广东美术馆

金莎娱乐官方网站,艺术家罗尔纯先生

本次上拍的《新疆姑娘》与《架起四海友谊桥》均创作于1980年代,这一时期为罗尔纯艺术生涯的第一个旺盛期。1978年以后,罗尔纯在艺术上的创作活动逐渐增多,其创作与湖南的红土丘陵、云南的南国风情等乡土素材紧密相连,乡土题材的绘画成为罗尔纯艺术的鲜明特色之一。以罗尔纯为代表的乡土表现绘画,以及由当时的年轻画家陈丹青、罗中立、何多苓等为代表的乡土写实绘画,在80年代初形成了画坛盛行的乡土风情热。

与此同时,由于中国的改革开放,美术思潮从美术界逐步延伸到文艺界再至文化界,舶来的西方现当代艺术开始被国人接纳、移植、吸收、批判、融化,这也成为罗尔纯笔墨当随时代的实验。

二十世纪现代艺术专场LOT 2016罗尔纯 新疆姑娘1987年 布面油画 73 x
59.5cm展览:沧浪回响罗尔纯纪念展,势象空间,北京,2017年出版:《沧浪回响罗尔纯纪念展》,势象空间,2017年,p36-37RMB
500,000-800,000

此次上拍的《新疆姑娘》为一件少数民族题材的佳作。从表达语言上来看,此件作品显然带有浓厚的东方意蕴,格调清新脱俗。虽是传统题材,但在罗尔纯的笔下却呈现出了崭新的气象。而从技法层面来看,我们亦不得不钦佩画家的功力。罗尔纯的绘画一直保持着甘美而纯粹的特点,画面中大片的翠绿色烘托出少女纯洁无暇的形象,冷暖色调相互交织,甚为协调。带有几何感的人物造型简洁而概括,似乎带有一丝立体主义的意味;人物衣着以不同色彩的色块拼接而成,线条率直而不加修饰;色彩明快爽朗,给人以清心愉悦的感觉。女孩左手半掩面,泛红的面颊朴实而可人;神情若有所思,琥珀色的眼睛中带有一丝羞涩与忧伤。身后广阔的草原一望无际,意境宁静、唯美而充满诗意。在这幅作品中,从构图、造型、线条、色彩到笔触,罗尔纯均恰如其分地表达了他对风俗人情与乡土气息的热爱,表达了他赤诚而纯洁的内心。

《新疆姑娘》局部以及毕加索1937年作品《多拉∙玛尔肖像》

罗尔纯的乡土表现主义创作曾一度在画坛激起强烈的波澜,看过其作品的人无不被他热情洋溢的色彩,以及对少数民族人民的真挚情感所感动。罗尔纯幼年在湖南乡村度过,热爱大自然的恬静与质朴,家乡的风土人情、一草一木深深地印刻于他的内心。这种对故乡风土人情深沉的爱,成为了他对于形式美探求的起点和动力,亦促使他在之后的艺术生涯中走访祖国各地以寻求最为恰当的艺术语言来抒发心中的情感,正如他曾于《谈绘画的乡土味》一文中说道:如果说艺术上也有根可归的话,我想我的根应该在乡土味上。

二十世纪现代艺术专场LOT 2017罗尔纯 架起四海友谊桥1980年 纸板油画 51 x 60
cmRMB 600,000-800,000

《架起四海友谊桥》创作于1980年,为观者生动呈现了新中国以来周恩来总理开创的一代外交新风。这是罗尔纯一生中最重要的作品之一,亦是其绘画生涯中唯一一件以政治历史为题材的作品。罗尔纯与丁慈康曾合作过相同题材另一版本的《架起四海友谊桥》,被中国美术馆收藏,而本次上拍的这幅作品则是由罗尔纯独立执笔完成,弥足珍贵。

艾中信先生曾高度评价此作,罗尔纯同时有相当巩固的写实基本功,在这个基础上善于变化,形成了鲜明的个人风格,他用装饰风格创作的《架起四海友谊桥》达到了内容和形式相统一的要求,稍加夸张的分面造型和对比色块加强了艺术感染力,人物形象是真实可信的。

罗尔纯与丁慈康1978年合作《架起四海友谊桥》中国美术馆收藏

1963年12月14日至1964年2月4日,周恩来总理在时任外交部长陈毅的陪同下,连续访问了埃塞俄比亚等非洲十个国家以及阿尔巴尼亚。之后又于1964年2月14日至2月29日,访问了缅甸、巴基斯坦和锡兰。这些外交活动无疑是新中国外交史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且由此可以推测,本幅作品所描绘的正是非洲人民亲切接待周总理的场景,画面中央偏左侧的两位主人公正是周恩来与陈毅。在这件作品中,罗尔纯与塞尚相近,运用色彩在画面中塑造形体的体积,用色彩的冷暖对比而非素描关系来刻画人物的形象。画面中的笔触如印象派般扭曲且富有韵律感,其中每一个单独的笔触都是色彩组成的一部分,并且与整个画面的其他笔触关系紧密,笔触之间亦互为铺垫、互为修饰。在色彩的使用上,罗尔纯充分吸收了印象派的光感与色感并加以发挥,以此准确地表现环境气氛与人物情绪的高度。画面中密集的色块总是给人留下连续不断的印象,丰富的色彩在画布上互相搏斗又互相渗透,互相吞并又互相游离,记录着罗尔纯内心激情的翻滚。作品中概括性的人物造型则带有审慎的夸张和变形,整体令人感觉无比和谐而统一。

周恩来总理与陈毅元帅


北京匡时2018春季拍卖会

预展:

6月13日-6月14日

拍卖:

6月15日-6月16日

北京嘉里大酒店

编辑:江兵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